武当小师叔 第一卷 仰天大笑下山去 第一章 人间桃花开

203674b8-ec9f-49b0-9630-2dda794f3a19.jpg

王巨君万舟渡长江,夺得中原,定国号大越。

剑冢弃徒李问北手执长剑‘何妨’独上炼剑山,连克剑冢十四名问剑人,一袭布衣剑冢登顶,剑冢老祖授李问北掌门之剑:龙渊,李问北认祖归宗。

天下江湖,唯剑独尊。

问道两个甲子有余,吕仙投剑于武当山脚于山壁之上刻下大字:天下福地,武当第一。

飞升彩云之间,道家大兴。

武当山上,

白云环绕,青烟袅袅。

第十二代武当掌门乔知玄正手执拂尘看着面前的十二年纪清秀少年对自己嬉皮笑脸。

“闭关?又闭关?你当闭关好玩呢?胡闹!”

少年不以为意,拿着乔知玄的墨纹茶壶在手中颠来覆去,看的乔知玄胆战心惊。

“闭关怎么能说闹着玩?修道之人的事情,怎么能说胡闹呢?”

乔知玄吹胡子瞪眼。

“不是闹着玩?我没见过哪个修道之人上午闭关下午出关!”

“我这次有感觉,大概需要很久……”

少年掰出自己还显细小的手掌,认真的数着手指头。

乔知玄盯着少年的浅色眸子,而少年也回望掌门老头。

“宋九龄,你是认真的?”

“比真金还真!”

乔知玄长叹一声,走出太和宫。俯瞰天柱峰,会当绝顶,一览无余。

“吕仙已经飞升,师父也仙逝。最后将你带回武当山,辈分上我要喊你一声师弟,虽然你上山以来,平日修行不习,读书如扬灰,但是我从未说过你只言片语。这次你若再胡闹,我有违师尊都不会客气。你明白了没?”

少年嗤之以鼻,自己这位烂好人师兄吓唬吓唬山上弟子还行,对同门师兄弟能有什么办法?

“我知道了。”

宋九龄也踏出太和宫,越过乔知玄,直往山下去。

“吕仙府?”

吕仙府是当年吕仙飞升之前,曾闭关修炼的一处洞府,位列武当十一洞天之首。世间十大洞天,武当据其二,虽然自己师父仙逝之前执意带回当时年仅五岁的宋九龄,并未留下只言片语,但是乔知玄一直将其当作自己的亲传弟子培养,无所不言,无所不教。但宋九龄从未表现过什么超人之处,修道心不静,读书只会摇头晃脑,小聪明倒是挺过人,但是于修行而言,没有一点益处。

隔三差五的嚷着要闭关,基本上最长闭关也只有两天,平时根本是早上进去下午出来,毫无用心可言。五岁上山,十二岁还只知修行入门皮毛,连基本修身之境山上十岁孩童都比宋九龄修为要高,乔知玄想到这个除了相貌之外别无长处的小师弟脑袋就有点痛。

自己提到吕仙府也是想要使自己这位小师弟意识到武当两代人为其下的苦心,愿意提供武当山上最好的资源给他,虽然指望很小,几乎没有就是了。

“不用了,你们十多代掌门,我就看你顺眼一点,可能因为里头风水不太好吧。”

宋九龄装模作样的甩甩长袖,摇头晃脑

“山下桃花开,山上仙人栽。十二年一梦,我再梦九年~走咯~”踏着太和宫前的青石板,哼着不知从哪听来的诗句,宋九龄很快消失在乔知玄的视野。

乔知玄咬牙切齿。

风水不好?

吕仙待过的洞天风水不好?!

可知山上山下,他门别派挤破头都想借用武当山上福泽修炼,更别提这武当第一洞的吕仙府了。

乔知玄估摸着这次宋九龄又是如同儿戏,气急败坏的朝着宋九龄的背影喊着“宋九龄你给我听着!你这次闭关没有一个月别想出来!我会让人日夜把守洞口,你给我听着!!”

乔知玄的喊声传遍封顶,在山下思过坪山修行的弟子都隐隐约约能听见乔知玄的吼声,想着这位仙风道骨的自家掌门是修行之时想到妙处还是有所突破朗朗仙音,不由心怀敬仰,心驰神往。哪能知道确是被这位武当山上最不入流的小师叔气急败坏了?

宋九龄当然不会在意自己师兄的气急之语,哼着嘴里自己作的诗好不得意,驱散环绕在身边若隐若现的烟雾,踏步去往三十六峰中最不起眼的一座小峰。

小蚊峰。

三十六峰中如果说天柱峰受其余所有山峰敬仰,那么小蚊峰则是受其余三十五峰的所有俯视。小蚊峰之名来自当时大楚王朝有中兴之称的楚怀宗的一桩趣闻。

楚怀宗入武当山朝圣,拜访当时的武当掌门,与周围众臣以及掌门一起参观完三十五之后,最后来到这座小峰。

从山脚往山顶,只需微微一眼,便能窥见大概,掌门对楚怀宗说“此峰无圣上登顶必要……”

楚怀宗当时也身心疲惫,就对周围笑说“此峰,朕在山脚都能窥见山顶,此峰在其余大峰眼中,岂不视若蚊虫?此峰登与不登,实在无伤大雅。”

此后,小蚊峰之名便流传下来。

小蚊峰周围都被大峰环绕,不碍山中幽静,无数山溪从各峰汇集到小蚊峰,风水实在说不上差,但是对心中都怀有格局的修行之人来说,实在是不成气候。于是其中唯一山腰的一处洞天,久而久之也无人问津。

宋九龄一路踏足落叶,如孩童欢快的脚步,没有凭虚御风,也做不到御剑而行,就顺着溪流,沿路往上。

宋九龄到来之后,山猿们纷纷夹道欢迎,投桃送梨好不热闹,而宋九龄见状摇摇头“这山上的猴子都比天柱峰小一个个头,小蚊峰之名,诚不欺我。”

脚步却愈加轻快的一路来到山腰,一处略显寒酸的洞府门口。

别处洞府要么无数花丛环绕,甚至还有池水四周,最起码的牌匾要又有一个。这里倒好,四周只有山壁和寥寥几棵大树,牌匾如今也是破破烂烂,根本看不清字迹。

宋九龄看看洞门,抬头呢喃。

“洞口虽小,却有天狗吞月之势,不如叫做……狗洞吧?”

面露喜色之后接着摇摇头“这里叫狗洞,那我不成狗了?”

“等我出关之时,再给你个好名字吧!”

宋九龄没有做出回头顾盼四周的举动,此时心无一物,也不记得自己为何今天又来兴致闭关,少年只当闭关是一件与游足踏青类似的娱乐活动,没错,之前的胡闹都是如此认为。

“这时候山下的桃花应该开了。那么,桃花开时再见吧。”

这一日,山下芬芳遍野,山上不入流的头号小师叔宋九龄踏入小蚊峰洞天,闭关。

——

思过坪上修行武当真武剑法的少年少女们已经结束修行,一个扎着两只羊角辫的小女孩还身着着桃色练武服,连衣裳都来不及换就跑到天柱峰脚下,一处用青竹变成栅栏,三面环绕的小院子前。

女孩看着院子内紧闭了房门的草屋,院子里的几只小鸡悠闲的啄着地上的米。

接着鼓起腮帮子在院子门口喊着“小师叔!小师叔!”

脸颊都喊的通红也没有回应,小女孩跺跺脚,气恼的敲着门,也没有回应,但是木门竟然只是虚掩,一会便露出了一条缝隙。

女孩没有多想,也没有顾忌便推门而入。

光亮照进了幽暗的房间。

没有什么多余的物件,窗明几净,似乎被刻意打扫过,连床头本应该乱糟糟的床褥也被收拾的整整齐齐。

女孩有种难以言喻的失落,环顾四周就准备离开,结果在房间的一角似乎躺着什么东西……

少女眼睛一亮,快步捡起。

发现是一个用竹子编好的燕子风筝,女孩喜不自胜,这是小师叔答应给自己编的风筝,没想到已经编好了,上面用白色的纸和黑色的墨汁还原了一个俏皮的燕子,很干净,也很新。

女孩紧紧搂在怀中,山下的桃花开了,山上的芬芳也在纷飞着。

从风筝上掉落了一张纸条,女孩愣了一下,接着捡了起来,打开折好的纸条。

上面用说不上多么好,也不算鬼画符的字迹写着一行字

“小燕子,小师叔要闭关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不用来找小师叔,但是那些小鸡可能还需要你照顾一下,风筝已经编好了,等小师叔回来,咱们一起放。”

宋九龄的话言简意赅,让徐燕来看的明明白白,自己这位小师叔又一时起劲闭关去了,虽然说着是要去很久的样子,但是鬼知道是不是今天去明天又出来了?

徐燕来嘟起嘴唇,将纸条翻来覆去,不死心的试图从上面找到小师叔或许留下的特别的话。

但是没有,小女孩更失望了,不过好在风筝很好看,小孩子的心情来得快,去的也快,于是小女孩捧着小师叔编的风筝跑到院子里,旋转着身体,高举着风筝。

“现在就是放风筝的好季节呢……”

山风温柔的包裹着小女孩轻柔的腰肢,又匆忙褪去。

“那应该不用多久吧?”

想着在闭关的小师叔应该不会错过这个放风筝的好季节,好看的眉眼又成了一道月牙。

不过女孩感觉到自己脚边痒痒的,低头一看原来啄米的小鸡啄到自己脚边来了。

女孩跺跺脚,但是小鸡却毫不在意,根本不惧怕这位院子的常客。

小女孩没有办法,只能走到米缸旁,捞出一把米洒在地上,一边洒一边和小鸡说话“小师叔又去闭关了,只能我来照顾你们咯,也不知道这次是一天还是两天……”

蹲在地上的小女孩神情复杂,想着小师叔要是正儿八经的去闭关说明小师叔有了上进心,但是自己这一段时间就见不到小师叔了,心情很失落。要是小师叔如往常一样闭关两三天,然后又跟没事人一样来逗自己开心,陪自己放风筝,那自己会很高兴。但是小师叔是小师叔啊,只和自己玩闹,又不修行的话……

想到纠结处,女孩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使了,想下去只会让自己更头痛,于是甩了甩脑袋上的羊角辫,将最后一把米撒完,抱着燕子风筝,蹦蹦跳跳的来到院子口准备离开。

回过头看看房门,关好了。接着又把院子门关上,满意的点点头,转过身去却看到一朵小黄花盛开在石头旁,娇艳欲滴。

复而叹了一口气。

“赏花节也到了呢,小师叔会不会赶得及带我去看花呢?”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