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为了活命变身红娘 卷一 心想事成 二、白衣飘飘的女······女装少年

aecfb2af-5965-4dde-84f4-761aacb7fc41.jpg

与此同时他也在想,如果早一些遇上这位姑娘的话,大概很多事情都会变得不一样吧,可惜没有如果。

想到自己还有其它要做的事,黑衣少年便匆匆说了一句告辞就准备离开。

“等一等,小哥你别走。”他要离开时却被站在他对面的白衣女郎拦住了,白衣女郎个子虽然高挑却身形过瘦,想要拦住背着大包小包的他非得张开双臂不可,为了把他拦在身前甚至连一直打着的伞都扔开了。

雨水把白衣女郎的衣裳淋得曲线毕露,而白衣女郎却浑然不觉,依旧保持着一个仿佛要投怀送抱的姿势。

事实上她真的拥抱了他。

“这位小哥,我知道你是个苦命的人,这会儿心里有很多的苦水想要发泄。”

“不过啊,我还是希望你能在这黑暗的世间看见光明,希望这一个拥抱能让你心里好受一点点。”

末了她有捡起那把油纸伞递到黑衣少年手上,“我的目的地就要到了,伞就送给你,快些赶路别让家里人担心。”

我全家都在坟地里躺着,很快就会去陪着他们的,但不是现在。

世界上自然有光,可惜对我而言光在岸上,我在无边的苦海里。

你说你崇拜锁骨大帝,事实上会拥抱陌生男子的你也和她一样的善良和不羁,一样的不同常人。

只是不知道······你是否也学到了锁骨大帝那般人后**?

“诶诶诶小哥你的脸怎么发红发烫了?”

“抱歉我失态了。”意识到自己想到了很不该想的事情的黑衣少年恢复了正常状态,忽然意识到白衣女郎刚才的声音有些不对,“你是男扮女装?”

就在刚才,“白衣女郎”因为过度惊讶,竟是忘了继续保持伪声了。

“抱歉啊大兄弟,只是想单纯的想用母性光辉安慰你的。”某个女装大佬讪笑道,“我是个唱旦角的戏子,今天又有演出索性穿着戏服出门了······如果你觉得被男人抱了很恶心,打我泄愤就是。”

“不必了,你是个好人,谢谢你。”黑衣少年撑开了那把尚还残留上一位持有者体温的伞,“又是在温习与大修道者有关的戏文,又是在这个时候急着去参加演出······你这场演出的东家莫不是今日就要渡飞升劫的‘澄少爷’?”

“是,的——毕竟他不论是飞升成功或失败,凡间的戏文他都要很久都看不上了。”

飞升成功,天上又看不到看人间的戏文;飞升失败,就得等下辈子再看人间的戏文乃至永远也看不到。

“我听闻戏子观遍人间正义并深刻演绎着,遇敢问这位兄弟,你觉得活人是否应该为死人报仇?”

“锁骨大帝不是说过嘛,天道自古好轮回——可是这天道轮回也得由人推动,事在人为!”白衣少年就算穿了女款戏服,两手抱臂站在那里依然别有一番朝气和神采飞扬,“快意恩仇乃是男儿本色啊。”

“但是!”他话锋一转,“你报仇之前,想好了自己的能力极限和可能付出的代价没有?”

“如果准备好付出代价,那么······就放肆地去闹一番吧。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