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为了活命变身红娘 卷一 心想事成 一、侠妓

蒙蒙细雨,长街小巷,行走着一个打着油纸伞的白衣女郎。

白衣女郎拎着一个包袱,一边走一边逛,买了不少乱七八糟的物件,然而她毫不心疼有没有花冤枉钱,与商贩们对话也只询价不议价,除此之外都在轻轻地哼着一首旁人听不清的歌谣。

有人对她如此乱花钱表示震惊时,她便笑嘻嘻地回答,“我很快就要离开这座县城而且可能要很久以后才会回来,走之前先‘祸害’下父老乡亲们的生意啦。”

蒙蒙细雨,朱门大院,飘出了一个面如死灰般的黑衣少年。

黑衣少年行走的的目标很明确,仿佛脑子里已经装好了一个地图似的,以最便捷的路径走进了每一间的医药铺子和刀剑兵器铺子,进去了便是打包走所有有毒或混合起来有毒的草粉药水和尽可能多的刀剪。

没有人想理会这个死气沉沉的人,事实上黑衣少年的脑海里除了三位至亲沉甸甸的棺材以外什么也不剩下了,也就不会在意小雨落在脸上又凉又麻的感觉和路人的指点。

白衣女郎在街上蹦蹦跳跳地大把花钱,黑衣少年在街上心事重重地大把花钱。

他们在同一座小县城里同样有目的地闲逛着,所以他们早晚会在县城的某一处相逢。

擦肩而过时,黑衣少年听清了白衣女郎在唱什么歌。

“金银珠宝本砂石,如花容颜几时凋······”

“善恶到头终有报,爱恨总是彼此消······”

“天道自古好轮回,不报只是时不到······”

“我劝诸公多向善,怪力乱神都在看······”

是戏文《锁骨大帝劝善》的一部分唱词。

他觉得白衣女郎的声音很好听,于是回头叫住了她,“这位姑娘似乎很崇拜锁骨大帝,走路时也在哼她的戏曲。”

白衣女郎转身,见对方背着一大包物件却没有任何挡雨的工具,便走的离他近了一些。她的油纸伞挡住了二人共同的风雨,伞下的二人此时便同处在一个只有对方的世界。

做完这些以后,她才回答道,“这位小哥,须知世间数不清的女人,都最崇拜锁骨大帝。”

世间所有的种族中,低阶修道者们往往有着千奇百怪的各式花名,然而修炼到极致的大能,只会以“尊”“王”“帝”三个层次作为实力的划分和称呼的后缀。

其中“帝”的是当之无愧的最高级,在男多女少的修道者中,能成为“帝”的女人,确实担当的起“很多女人都最崇拜”的典例了。

锁骨大帝未成大帝前自然是一名普通修道者,同时也是一名娼妇,如果非要说的好听一点,可以称呼她为一名侠妓。

很多女人崇拜她,崇拜她的风流和放浪形骸,崇拜她的善良和侠义心肠,而崇拜者们大多都会带一点羡慕的成分,因为她们很难做和她一样看破一副皮囊一张薄面。

然而还有更多的男人和女人鄙视厌恶她,原因不足为外人道。

很多相对更多而言,也就显得不多了,然而白衣女郎却依然能很自然的说出“很多女人都崇拜锁骨大帝”这种话。

“姑娘是个妙人。”黑衣少年露出了一丝僵硬又由衷的笑容,他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