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我还是勉为其难的接受吧 序

是夜,倾盆而下的暴雨,模糊了这个世界,在这场雨中,世界的色彩模糊在了一起,并且朦胧不清。

而这时,本应该没有人影的街道上,却出现了两个身影,相对立着,一个,身上穿着华贵的短裙,黑色的及腰长发全都被淋湿,重重的垂下,贴附在衣服上,脚底下踩着的是能勾勒出大腿曲线的黑色丝袜,而身材的曲线也被那独有的衣服所展现出了性感的美,加上绝美的样貌,她若实在酒会上一笑,怕是能收下不少的追求者。但此时,她的脸上却一副轻挑的模样看着对面与她相对而立的少年。

而另一边与那边的女孩一比,就显得平凡。一个相貌平平的少年,身上虽然也穿着华贵的衣服,不过却没有那份贵族独有的气质。此是刘海全都盖下了,贴在脸上,脸上是一脸的愤怒,怒视着对面。

终于男孩打破了沉默

“够了,我受够了,你这个家伙,我受够你了。”

声音不大,却压抑着难以言表的愤怒。此刻,他的声音在雨中被无限的阻隔,但对面的人依旧听到了。

她说道,不,应当是笑道

“怎么了,你了不起了啊!刚这样说话,你是最近欠收拾了吧?谁给你的脸。”

男的又回道

“你自己看看你自己一点不检点一下,看看你自己什么德行,你对得起你自己公主的身份吗?疯婆子!”

没错此刻,男人对峙的人便是这个国家,不应该是人族的二公主,罗丽丝·贝塔,而同样的是男子的未婚妻。

对方在听见他那句“疯婆子”时就瞬间燃起来了怒火,吼道

“谁给你的胆子,瞧瞧把你能的,冰凌你这家伙是欠收拾了吧。”

完全是一股地痞流氓的风格,一点贵族气质都无法看出,就像一个骂街的泼妇。

对面的男人,生气的说道

“你这个家伙天天混迹在各种酒会,学了一身地痞流氓的样子,你才多大就衣着如此暴露。而且你看看你自己都在干什么。为了欺压我,你故意把家里的仆人都退了回宫殿里,刁难我,可以,我忍了,我辛辛苦苦的照顾你,你不但不领情,还恶言相向,我忍了,你天天没有一个公主样,酗酒,言行粗暴,全不顾别人的想法,每次搞下烂摊子,都是我在收拾。好吧,这些我还是忍了,但是,这次我忍不了,你竟然当着你那些狐朋狗友的面说我是一个垃圾,一无是处而这些我还可以接受,这毕竟是事实,但是,你侮辱我母亲,说我母亲是我爸的小三!这个,我忍不了,你以为你了不起啊!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去评论我的母亲,你这个疯婆子!是我看错你了,是我太傻,是我弱的不成器,但是我今天要告诉你,我有底线,一个绝不能触碰的逆鳞。”

话到最后,冰凌的语气也不在那么激动,反而变得冷静,不准确来说应该是冰冷,失望也参杂其中。不过此时的罗丽丝被披头盖脸的骂了一顿后,一瞬间她明白了什么叫肺都要气炸了,她哪在冰凌这里受过这种气,以前那次她发火,冰凌不都百般讨好,何曾像今天这样。她是被激怒了,没发现冰凌的语气中那厚重的失望,同时也不顾她的话会有什么结果说道

“我就说,你母亲是小三,是小三,是小三,是.......”

“啪。”

冰凌一巴掌打到了罗丽丝脸上,即使在繁杂的雨声中,这个把掌声也是那么清脆响亮。而此时罗丽丝也被抽懵了,冰凌打完后阴沉着脸离开了。

对面似乎终于回过神来来了,冲着冰凌离开的方向喊道

“滚!从这里离开,别让老娘在这里再见到你,混蛋,白痴......”

她冲着那个早就消失的身影的方向喊着,叫骂着,即使对方早已离去,她依旧骂着那些难听的话,此刻的她已经被愤怒充斥了,她已经失去了理智。

对眼前消失的人就是一顿痛责。

冰凌走在这暴雨中,他早就失去了感觉,这雨夜中的寒冷,远不及他心中的寒冷,他本以为自己的未婚妻是不会看不起自己这个什么都没用的人,更不会说出那种侮辱他母亲的话来。一瞬间,他觉得之前与罗丽丝的一切都变得虚假,仿佛曾经的那个女孩只是昙花一现的梦幻一般,被事实狠狠的抽了一巴掌的他,回到了现实。

而他和公主的婚约,是基于他的身份上。

他是冰家将军的四儿子,而这个将军有第二帝王的称谓,有人说是现在的帝王其实应当是这个将军。但他把这个帝王之位给了现在的帝王——修尔斯·贝塔。而冰远冰将军则退居镇国将军。

而他冰凌的婚约也由此而来,虽然两个人这样来看确实有政治联婚的感觉,但其实这冰凌与罗丽丝是青梅竹马,两人是从小玩到大。不过,不知何时起,罗丽丝不再只是淘气了,而是成天瞎玩,也凑了一堆贵族的狐朋狗友。两人从此分化成为两极,一个尽想着逃课,一个想着怎么学的更好弥补自己的天生不足。不过,两人的角色似乎反了。

因为二公主早已有了未婚夫,再加上国王也有三个儿子,并没有任何需要她来承担,所以皇帝也就任由她野了。毕竟与冰家的联婚也是十分的重要的,而且似乎冰凌对此也没有意见,所以就任她野了。而且冰凌也挺会照顾人。

其实冰凌在家里并不受待见的,因为大哥和二哥都是大房生,而三哥和他都是另两个小妾生的,而他们的五妹就是捡的,是冰远从战场上捡回来的,所以后三者都是我不受待见的而且没资格世袭官位,而更不巧的是冰凌天生灵斗。

天生的灵斗就是传说中的垃圾体质,一个人若是这种体质,本身是一个破斗,魔力也好,斗气也罢就像水一样,你装进去,一下就有全都漏光了,一点不剩,也就是说,你本身是无法修炼的。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上,这无异于宣告了你死刑。因为那拍是没什么天赋的人,也能接触到魔法或是斗气,只是强弱问题。所以,冰凌才会拼命的学习文化知识,几乎把整个人族的书都看过了,包括一些古籍。不过很可惜,这里知识是无法当饭吃的。

而他此刻,天生灵斗也好,学富五车也罢,他只能被这漫天的大雨浇灌着,他很累,他很冷,此刻他觉得即使在这里睡着也是件美事。此时他的腹中也是空无一物的,为了找罗丽丝,他一口饭没吃,饭菜就那样摆在餐桌上,他一口没动过,本想是找到罗丽丝后,一起吃。但似乎现实与他的想法脱轨了。它走着,在这滂沱大雨中它的视野开始模糊了,他自言自语道

“我,是要死了吗?就这样死在街上吗?为什么开始变温暖了。”

他脚步开始发虚,仿佛要飘起来了,最后,他失去了平衡,一头栽在了街上,眼前一片漆黑。

不知他躺了多久了,这条黑色的街道上,一抹白色出现了,一个撑着伞的女人出现了,一头黑色的长发,白里透红的脸,一对充满灵气的眼睛,齐眉的空气刘海,一张小巧的樱色嘴唇,一个恰到好处的琼鼻,朴素的一席白色旗袍,不显得单调,反而突出了这个女孩的纯洁。这个人绝对算得上是美女的级别,不过此刻她的脸上,写着焦急,一边走,一边囔囔道

“不知道我的药库的隔板放好了没,要是没盖好那药材就会被这雨给泡坏的。”

不过,她走到一半时,突然发现了倒在地上的冰凌,她看见后,忙整理了下自己的旗袍,把手轻轻的放在了冰凌的头上,一到柔和的绿光,闪烁了一会后,她长舒了一口气,说道

“还好,还活着。”

她犹豫了一会,她那圣母心还是决定了她要帮助冰凌,说道

“还是先救人吧。”

她轻轻鸣唱了一串不明意义的咒语,在冰凌的周身环起了一圈的风,将冰凌轻轻的托起。她并不知道,此刻的冰凌其实已经不再是冰凌了。

——————————分界线——————————

另一边,一栋高楼上,夜晚的风,轻轻的扶起了少年的头发,他静静的看着远方,那是城市的天,没有星星,在楼下繁杂的人群全然无法入他的眼中,这时天台的门开了,一波白大褂冲了进来,还有一身警察制服的人,这时青年人开口了,那是一种久经寂寞,厌倦凡尘的寂寥之音,才怪嘞。

“哇,老白啊!你就放过我吧。”

而一个似乎是白大褂的的头头,说道

“你这个小子,这个月你已经溜出来三次了,给我回去。”

少年说道

“老白啊!你没看到吗今天晚上血红血红的月亮啊!这是我穿越的前奏。”

那个医生又吼道

“我可qnm的冰凌,你之前穿越的屁胡说了不下上百次,而且除了漫天的乌云连个月亮的影子都没见到,还谈个屁的血色的月亮。”

冰凌摇了摇头,说道

“你们这些凡人,又岂能看见看见神的旨意啊!凡人。”

老白又大骂道

“够了够了,你就是这样进来的,你又说要出去就给我好好的表现,别给我在那皮,回去睡觉。”

冰凌说道

“tm的当初是些什么人把我送进了精神病院的,你以为我容易吗我?老白,我们平心而论,你就让我试多一次,看能不能穿越成功。”

对面的白大褂说道

“你是想从这里跳下去吧,你试了,连命都没了,是个屁啊!”

冰凌说道

“蛤!?跳下去?没有啊。”

对面也愣了,问道

“那你要干嘛?”

冰凌说道

“我来这对月高歌一曲啊!说不定,我唱对了,表现了我的虔诚,神就把我召唤走了是吧?”

对面医生一脸黑线,说道

“还tm说你不是神经病。上,来人带走。回去用皮带绑住。”

这时,对面突然大笑,说道

“你还信啦!老白你太天真了。”

说着,他一跃,跳下了楼。

他耳边最后只听到

“不好,拦........”

冰凌双手合十。向下坠去风声呼呼作响,他囔囔道

“再见可悲的世界。”

在他下坠的过程中,天空的乌云后,似乎真的出现了一圈红色的圆弧,他惊讶道

“那是月......”

一声闷响,眼前陷入一片漆黑。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