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翻译】古川雄大,从音乐剧「黑执事」感受到的内涵

INTERVIEW​

没有2.5次元舞台这样的一个认识。古川雄大,从音乐剧「黑执事」感受到的内涵

同塞巴斯服侍的主人,夏尔的扮演者・內川莲生的让人在意的关系

──说起音乐剧「黑执事」,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存在就是塞巴斯服侍的凡多姆海威家的年轻主人,夏尔・凡多姆海威。两个人的兄弟感也是这部作品不可或缺的魅力,內川莲生桑连续两部作品共同出演了(最新作品「-Tango on the Campania-」〔豪华客船篇〕以及,之前的「〜NOAH'S ARK CIRCUS〜」〔马戏团篇〕)。在舞台上也很合拍呢。

古川:因为和莲生(内川)已经共同出演两次了,我确实觉得配合得更好了,而且互不相让的地方也变多了。莲生不听我的话啊(爆笑)。

诶,可真不好说呀(笑)。比如说,在舞台上一件很细小的事,有时在我看来那可能有点不对,好几次我都很在意所以跟他说了,结果他一边说「嗯,我知道了(包含了我会照做的含义)」一边继续那么做(笑)。

0072HJGpgy1fsk2f3cnapj30nc0fkqba.jpg

──那也许是大人的反应(笑)。

古川:后来他去和工作人员讨论了,最后自己决定作出了改动,所以那绝对不是一种任性的表现。被我说了之后就听从我的是不正确的对吧。也就是说,莲生和我是一个非常对等的关系。

──同为演员的一个对等的关系。

古川:现在想来,在第一部作品的时候,我说的东西他会听,如果不听的话,也会说一句「我认为是这样」。但是在第二部作品的时候,已经是直接用行动来告诉我,所以我觉得那像是跨过了一道墙壁一样,我很欣慰。不用多虑,不说客套话地去交往。

还有,马戏团篇的时候交流也更深了,莲生说「一起去吃早饭吧」,就在公演的那一阵每天都敲我的门做Morning Call,这次就没有这些了,我好孤单(笑)。但是我觉得这次更能看到他孩子的一面。

──放轻松了就看到了本来的他? 

古川:(莲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笑)。果然上次在某些地方有些逞强呢。嗯,真的很可爱。

到达了“是主角但又不是主角”的境界

──那么古川桑自己的“成长”又如何呢?

古川:我自己,在排练豪华客船篇的过程中,真切地感受到了接近了角色…塞巴斯。那是第一轮排练结束的时候吧。过来看排练的有关人员对我说了这样的话「不知道为啥,塞巴斯给人的印象不深啊」。

「但是也许是因为第二幕的精彩场景吧」他又这样说了,我,几乎每一幕都会出演,台词也很多,还有动作戏,还唱了Solo部分。在这之上还能有这样的感想,对于我来说是「成功啊」。支撑着所有的是在背后的塞巴斯。他是主角却又不是主角,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主角(笑)。

​​──到达了那个境界?

古川:是的。豪华客船篇是一个有许多视觉效果很强的道具的,华丽的世界,即使是作为「画」来看也是非常不错的,所以在那之中的塞巴斯同那华丽的世界相比而言,不起眼的对比感是作为恶魔来说十分正确的气氛。在第三部作品的时候把握住了他的“位置”。

​​​──一方面,出演塞巴斯时也有“不可动摇的部分”呢。

古川:是「一直蔑视人类」的这种意识呢。其实我第一次读原作的时候,有超级好笑的场景,我读到那里心里一直觉得有违和感。

我想「为什么呢?」,是塞巴斯和人类之间的关联…还是说塞巴斯在最后履行了恶魔的契约杀死了夏尔呢…虽然我不太清楚这之后将要如何展开剧情。但是那就是他的行动原理,在他心底一直有着那样一个险恶的目的在蠢蠢欲动。因为那···才不能坦然。

──一边同步感受塞巴斯的心情一边理解故事,这是。

古川:因为我是第一次强烈地感受到那一点,然后我希望能够让观众也感受到不能坦然的这种心情,那是从最一开始出演之时就放在心里的一点。

──塞巴斯是如何隔绝了让人感受到温暖的瞬间,这样的人类的感情和思考呢。这对于古川桑来说是“核心”呢。 

古川:是的呀…很难呢。因为只有一个无论怎么想都想象不到的世界。但是反过来,只有这样也许才能有很多能够做到的东西。对于角色的探究是无尽的。

然后从作品的角度,在恶魔蔑视其他事物这样的悲剧之中,人类奋起的能量,连恶魔都无法估量的“人类的力量”是最大的主题。人类这一边的视点就不用说了,意外的是能够理解恶魔心情的人也有很多。通过恶魔的视点看到了孤独的夏尔的那个时候,觉得「诶」,或者是深受感动…如果能开心地得到大家各种各样的解释就好了。​


结束啦!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因为最近微博限流得很严重,所以有些小伙伴可能看不到主页发的微博,主页也不能和大家互动了哭唧唧QAQ如果大家看完可以点赞评论转发素质三连的话,主页会很开心哒!当然也可以默默地看(小声)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