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前线】2018“海滩奇兵”主题彩蛋全对话整理(三)

AN-94-潜水钟与人偶

着装完毕,接下来有什么东西要离开水底或是永远埋入深海中,全都交由您决定了。

海底的一切都是静止的,AK12要我“放松”时感觉也是这样……不过并不讨厌就是了。

007eBncEgy1funpjlrfalj30e808zgrx.jpg

AK12,听得到吗?我在这片区域发现了其他人形的信号。

AK12:收到。信号判别是格里芬,不用担心。

AN94:明白了。……但是,如果对方也来回收我们的任务目标的话……

AK12:嗯……的确也有这个可能性,不用在意,这件事交给我就好。

AN94:好。我会继续去搜索。还有其他追加的指令吗?

AK12:没有了。你适当地放松一点也没关系,任务给的时间很宽裕。

AN94:我不明白怎么算是放松。而且,我们有的时间并不充裕,还有其他事要做。

AK12:………

AN94:……这不符合你的想法吗,AK12?那我会试着学习一下放松的事。

AK12:你多少也可以有点自己的判断,独立思考一下吧。你觉得放松是什么样的?

AN94:放松吗……定义是“对事物的注意或控制由紧变松”。也就是说,我应该休眠?换一个任务执行?调整任务节奏?

AK12:……意料之内,毫无趣味的回答啊。

AN94:但是……人形的行为都是设定好的逻辑。

AK12:你说的也没错,这毕竟也不是说说就能改变的事情呢。我看见格里芬的那位指挥官了。稍后再见,自由行动吧AN94。

……AK12挂断了通讯。

AN94:自由行动?AK12?

AN94:……那我现在应该做什么?总之……先继续在水里再找找吧。

AN94:AK12,我在附近的海床没有发现任务目标,现在开始往浅滩的方向搜索……

浅滩……唉……也就是那些格里芬人形活动的区域……)

(从近处的信号来看有一个人形跟一个人类在一起,还有一个是……)

(咦?贴在她们旁边的……那是……)

AN94:……(只过去看一下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AN94尝试在水中靠近了一点。

AN94:(那是……)

人类的声音:原来那不是【无助】啊……

女性的声音:唔?指挥官您说了什么吗?

人类的声音:啊,没事没事。今天倒是让我了解到,FAL是那种会去探索未知的人形呢。

AN94:(那是……!)

……AN94的目光隔着海面,看见了一只白色的貂懒洋洋地挂在游泳圈的边上。

AN94:(它在睡觉吗?现在靠过去我会吓到它吗?)

……AN94在水下盯着它看了一会后,决定将手探出了水面,向那只懒洋洋的白貂伸了过去。

FAL:哇啊啊啊啊——这是什么!!!

AN94:(啊!糟糕,先被人形发现了!)(明明就只差一点就能摸到———)

FAL:(大喊)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FAL反射性地举起了手上的枪。

AN94:(都是我的错……这其实都是不必要的!)

……AN94也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枪。

站在一旁的指挥官一看见两人陷入对峙,立刻纵身将游泳圈上的FAL扑进了水里。

AN94:(咦……指挥官为什么要……?)

FAL:指挥官大人哇唔咕噜咕噜咕噜……咳咳!

AN94:(啊……白貂……!)(白貂沉下……咦?它竟然会游泳!为什么还这么灵活!)(既然掉进水里了……那就……那我就……)

FAL:指挥官!您都干了什么啊!我的冰沙差点进水了啦!还有刚刚那是什么!有有有只手——

指挥官:——是海怪!

FAL:……哈啊?

……

 

隔天早上,海滩附近的隐蔽处。

AN94……摸起来确实很软,不知道她们今天是不是也下水了呢?

指挥官:还会想再摸一次吗?

AN94:不……AK12没有给我这样的指令。……咦?指挥官,您为什么在这里?

指挥官:别小看我啊,这样的据点要找起来还是很容易的。菲儿的手感很好吧?

AN94:菲儿?

指挥官:FAL那只貂的名字,我猜它是只雪貂。

AN94:我……当时戴着手套,没有特别的感觉。但是柔软度适中,我想毛发应该也是很光滑的。

指挥官:我曾经也想摸摸看那只白貂,但除了FAL不肯之外,它也是死命在远离我。哎呀……越说越羡慕你了。

AN94:我那时候只是想确认一下……

指挥官:FAL被你的举动吓到了。虽然最后相安无事,但当时的情况真的很危险,你们都要打起来了。

AN94:我接近那个人形和貂的确不是任务中的一部分,我已经将检讨报告交给AK12了,我拖累了她……

指挥官:没这么严重啦,最后结果没什么不好就没事了。12应该也不会不理解,她没责骂你吧?

AN94:……没有。

指挥官:看你困惑的表情,她还对你说了什么事情吧?

AN94:AK12她……她没有责骂我,还说接触那只貂挺好的,如果我能透过它和其他人多交流就更好了,但是我不懂……

指挥官:她很担心你,那你的想法呢?

AN94:我无法理解她的意思,可能这就是我不如AK12的原因。我是为了AK12才被制造出来的,她就是我存在的意义……脱离她进行独立的思考,和违反命令没有区别。

指挥官:(小声)这就是她所担心的事情啊。关于这件事,AK12是怎么说的呢?

AN94:AK12她说……我们的未来太模糊了,即使是忤逆小队也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微小的机会。但我认为,根本没有什么事情是AK12解决不了的,我只要听从她的安排就好了。

指挥官:如果我是和你说这些话的人,我一定会很希望你能自己理解那番话。你有没有想过不依赖AK12的指示,只靠你自己判断最佳答案呢?

AN94:AK12曾经要我做类似的事情……“你多少也可以有点自己的判断,独立思考一下吧。”……她是这么说的。还让我思考放松的定义。

指挥官: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说。

AN94:但放松不就是休眠或者转而进行另外一个任务的意思吗?

指挥官:你认为是,那就是了。至少这是你自己下的结论,那就相信它吧。

AN94:但是AK12说———

指挥官:虽然我还是不知道忤逆来这里的目的,但是摸到那只白貂菲儿,并不是12一开始让你做的事情,我猜对了吗?

AN94:……不是。但是那件事并不是……

指挥官:这些驳斥也是出自她的命令吗?

AN94:…………不是的。

指挥官:我想你已经迈出第一步了。

AN94:……我还是有一些地方无法理解。我说出这些话,也是遵循着基本的逻辑吧?我难道……

指挥官:还有一点时间,你可以把自己的疑问提出来。

AN94:……不,没什么了。谢谢您,指挥官,没事了。

指挥官:好吧,时候也差不多了。

AN94:……

G36:指挥官?我找了您半天,原来您在这里。所有人都已经集合完毕了,请问是否现在回去?

指挥官:好,我这就去。G36你已经没事了吗?

G36:请不用担心,我的状态很好。

指挥官:好,走吧。

 

格里芬离开以后,沙滩的巨石边。

AK12:AN94,你那边情况如何?

AN94:啊……是的,回收完毕。虽然从现场痕迹观察,是昨天刚刚被什么人丢回海里的。但是目标物状况良好,正在执行保存方案。

AK12:上头要我们花心思从海底捞上来的就是这个啊……跟照片上看起来一样都像没有价值的残骸,有什么好研究的。94,你在想其他的事吗?

AN94:不,我在放松。

AK12:是放松吗?真有趣,你学会了啊。

AN94:……这个是放松吗?感觉影响到了效率。

AK12:你至少否认一下啊。

AN94:既然是AK12这么说,那应该就是正确的。

AK12:真是的,这不就回到原点了吗?一点意思也没有。

AN94:……是这样吗?方案执行完毕了,AK12。

AK12:好的,接下来就等其他队伍来接我们吧!还有遇到什么有趣的事吗?

AN94:我遇到了格里芬的那位指挥官。指挥官对我说了和你差不多的话,让我试着独立思考。

AK12:还真是个有意思的家伙啊,我没看错呢。那么,你的想法呢?

AN94:我反驳了指挥官,但指挥官也反问了我。我的心智没有预设指挥官所遵循的语言逻辑条件,指挥官的语言看似正确,但其中又有我无法分析的悖论。

AK12:这不是更好吗?更多地思考吧,AN94。你可是和我一起出生的新锐人形。

AN94:……要怎么做?

AK12:我不知道,这是每个人形自己的事吧?

AN94:明白了。

……

AN94:(但是,这种说不出的迷惑感,到底是……)(独立思考,又是什么样的概念?)(搞不明白……但又好像有了一点头绪。)(下一次和指挥官见面之前,我能得出答案吗?)


MP7-糖果枪弹

“饲养员”你那是什么表情……游泳这种事情……碰到水再开始学不就够了嘛?

没想到竟然也有人喜欢吃酸糖,或许我们两个能多聊几句……?“饲养员”真该好好向她学习。

……格里芬指挥室。

完成了日常的巡逻任务之后,一队人形正解散了队伍各自前往保养装备或者宿舍休息。

只有MP7急匆匆的,带着印刷成文档的任务纪录前往指挥官办公室递交。

MP7:喂,任务完成了哦,饲养员!……人不在吗?

指挥室里空无一人,只有桌上随意堆放着一叠叠如同小山般的报告书。

MP7:饲养员真是越来越没有章法了!偶尔也该有点自觉,让我这个天才少为他操些心吧。嗯,这样这样,把报告书摆桌上应该就……

MP7:……嗯?这是什么?

在MP7打算直接将任务报告书放桌上就走人时,却被指挥官桌前一份正在批阅的文件给吸引住了目光。

那份文件的封面上附有MP7的照片与个人档案。以及……

……红笔写的一行批改字句。

MP7:考核成绩优秀,优先圈选至第一批员工旅游名单……备注-战斗贡献排行第二。

MP7:……第二???!!!

 

就像所有提早知道了圣诞节礼物内容的小孩一样,MP7并未因为提早得知自己的奖励而感到丝毫喜悦。

相反地,她绷着一张臭脸。

从行前到搭上飞机,甚至是现在已经来到海滩了,MP7都深锁着眉头,浑身上下散发着负能量。

……甚至连AA12都不愿意跟她坐在同一排座位上。

MP7在海滩边来回踱步,虽然换上了泳装又提着救生圈,却只是一直踢沙而没下水过。

指挥官:我通过身为指挥官的第六感观察到,MP7大概率不会游泳。怎么样?需要一个好老师吗?我可以胜任哦。

MP7:饲养员的笑话越来越不好笑了。

指挥官:如果不好笑的话,那才更应该多加练习提升我的幽默感水平不是吗。看起来一脸不愉快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

MP7:我只是很……不甘心!就是不甘心啊!

MP7握紧了拳头,气的双肩微微发抖。

MP7:作为天才的我明明也很努力的,竟然却……只能屈居第二的排行……这种事……不对,一定是饲养员你们搞错了!

指挥官:(糟了,排名的事被看到了吗……本来只想瞒着这孩子的……)

指挥官:咳,那个,MP7现在已经学会入侵我的办公室了吗?这可不是好孩子的行径哦。

MP7:才、才不是那样!只是饲养员你东西乱放习惯太差,不经意就会瞥到……

指挥官:啊哈!MP7果然入侵了我的办公室咯?

MP7:(慌)我才没有那么说……你你你转移话题!总之饲养员无法原谅!

指挥官:不原谅就不原谅吧……我们公司里越是厉害的人形就越是有些怪癖的倾向呢。你呀,作为一个人形也好,员工也好,就是太过优秀容易想太多。想太多不是坏事,但是在那边闹脾气钻牛角尖就不是什么优秀精英该有的表现了。真正的专家是应该毫无情绪的,用职业态度把自己眼前的工作办好。作战是工作,保养放松也是种工作。

MP7:……

MP7:(可饲养员你好像还是在转移话题啊!)

指挥官:(正色)说起来,我这里正好有一个只有MP7才能完成的工作呢!

MP7:只、有我才能完成……?

指挥官:帕斯卡小姐跟我说能不能顺便收集一下,人形在潮湿高温多盐分环境下的运作数据……在场的人形们……你看,打闹的打闹,玩貂的玩貂,我只能指望你了啊MP7!

MP7:反正别人可以做得更好吧!

指挥官:(哎呀……)

指挥官:MP7觉得那个贡献值排名真的很重要吗?

MP7:当然!

指挥官:只是因为自己的名字被列在第二的位置上,所以就这样一直发脾气,即使看到这样的大海也没有停止发脾气?

MP7:(小声)可我是天才啊,怎么可能只是第二……

指挥官:那么现在有一个可以再次向我证明【MP7真的是个天才!贡献值什么的一定是我搞错了!】的任务,你也不愿意尝试吗?难道就因为我没有随手整理文件的好习惯,所以MP7决定再也不原谅我,不给我这个向你道歉的机会了?

MP7:(小声)也不是这样的……

我胡乱地揉了揉MP7的头发。

指挥官:好啦,别气了,都不好看了。我在这边看你游泳好不好?这可是大海呢,是能让人忘记一切烦恼的大海呢!

MP7:(嘟囔)既然饲养员都这么说了那我姑且……

MP7小声嘟囔着下了水,不知道是不是由于语言的魔力,MP7似乎真的感到有一部分的烦恼在湛蓝的海水中消融殆尽了。

MP7的心情好了些,探身出水刚想跟指挥官报告这些事,结果就看到指挥官的背影已经离自己好远好远了。

MP7:笨蛋!笨蛋饲养员,我可是在屈尊帮你收集这什么鬼数据耶!明明说好要陪我的!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说着,MP7赌气地又将头埋进水面下。

咕噜咕噜。

MP7:其实饲养员说的没有错,被选上成为受褒奖的成员之一本来应该是种荣誉。

咕噜咕噜。

MP7:可是我却……死抓着无关紧要的事情发脾气。本来应该是实力备受肯定的证明……

咕噜咕噜。

MP7:这种时候再回头跟饲养员道歉又实在是……不对!别多想!又会分心的!

MP7:有任务在身的我就应该要像个专家那样……把眼前的任务完成!

MP7:这样一来……就算不对饲养员当面道歉……也算把我欠他的份还清了!

在大海中暗自下定了决心的MP7飘着飘着,被涨潮的海浪连人带救生圈拍回了岸边。

在她离岸的这段期间里,格里芬人形们似乎举办起了沙滩排球比赛而聚集在了一起。

但是岸边有个特立独行的家伙,她远离着火热的人群,与自己同样不愿融入这片火热的度假热闹气息中。

MP7:那家伙……叫做AA12来着?记得是才刚来报到不久的家伙吶……

突兀地架着好几把遮阳伞在自己的折叠椅周围组成伞阵,翘着腿伸长了舌头搧着风的模样看起来既痛苦又穷极无聊。

MP7:在饲养员眼里,我看起来说不定也像她一样可悲……

于是,MP7走向了AA12。

MP7:喂!AA12!

AA12:……嗯?

AA12:(好热,这人谁啊……)

MP7:(这人怎么架子这么大的样子……)

MP7:喂,你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都来了海边不下水岂不是太可惜了吗?都换上了泳装,一起去游泳吧。

AA12:……我拒绝。

AA12:(好热,完全不想说话,这人好烦……)

MP7:哈啊?拒绝?你知道你在拒绝谁的邀请吗?

AA12:谁?不会是你吧?那又怎么样?

MP7:……你你你!喂,我可是好心好意来邀请你去游泳耶,你这人说话也太冲了吧?虽然我们这种天才是不需要太多平庸的朋友,不过你们这种人形,没有朋友的话还是会很难过吧。

AA12:那你就不用特别在意我啊。我觉得彼此之间保持一些安全距离,就是很好的人际关系了。

MP7:话不是这么说的吧!你不是也被选上参加这次的海边旅行了吗?这应该是件很光荣的事吧,毕竟可是优先挑选了表现优秀的人形过来的啊!

AA12:啧……听不懂别人讲话吗?而且为什么是你跑过来跟我讲这种话?自己不也是独来独往的吗?你们这样一本正经冠冕堂皇的时候难道就不觉得恶心吗?

MP7:你说什么!对于前辈连一丝起码的尊重都没有的吗,新来的…………咦,等等,你做什么?!

AA12:吵死了。

AA12一脸阴沉地端起了搁置在摺叠椅旁的枪,将枪口对向MP7扣响扳机。

MP7:诶?!等、等一下!暂停一下!你疯了吧!

一言不和的结果是立刻演变成了枪战,或者该说是单方面的追打。MP7使尽浑身解数,在十几发霰弹的枪林弹雨中闪躲着。

听闻到骚动声的指挥官连忙跑了过来。

指挥官:发生什么事了?我刚刚听到你们这里这么吵……

MP7:这个,那个……其实,其实只是我跟她之间有一点点沟通不良而已!真的没事,没事的!这里交给我就可以了,饲养员!

指挥官:沟通不畅……吗?沟通不畅为什么会让沙滩出现一堆弹坑……

MP7:(立马接话)是交流,这是努力交流后留下的痕迹。总之没事的啦饲养员!你看我们这不都好好的吗!

AA12:(沉默)……嗯,指挥官,我们只是在交流……交流得不太顺畅而已。

MP7:(这家伙这不是明明可以好好说话的吗……)

指挥官:哎呀,沟通不畅也不要开火嘛。你们看我和格琳娜,每次工作交接都会有沟通不畅的时候,但每次也都好好解决了嘛。有什么话慢点说,好好说,总是能说清楚的,对吧?

MP7:……是啦是啦,我们会慢点说、好好说的,饲养员你快走了啦。

……

 

好说歹说,MP7终于把指挥官哄回去了。

MP7:呼……这样一来就算是告一段落……我说你啊干嘛突然——

AA12:呕……

AA12突然抛下了手中的枪,双膝屈地大口喘息着。MP7吓了一大跳。

MP7:诶诶诶诶诶?!你怎么回事?怎么搞得?!

AA12:呜恶恶恶别过来……我……

虽然有点担心不晓得何时AA12会再度端起手中的武器发狂开火,但MP7还是咽了一口气,走上前去扶起AA12回到她的折叠椅上。

看着不停干呕,眼泪鼻涕直流的AA12,MP7手忙脚乱地拍拍AA12的背,又拿出毛巾擦脸,却没能使AA12的怪异反应停止。

MP7:(该不会是真的把她哪里弄坏了吧?既然这样得赶快去找饲养员和G36处理……)

AA12:糖、糖份……有没有糖补充一下……好难受……

MP7:糖份?啊,我有我有!不过——

MP7话还没说完,手中的棒棒糖就被AA12咬走了。

MP7:——不过,是超酸的……

AA12似乎并没有听到MP7补完的后半句,MP7只得手足无措地看着AA12。

但过了不久,AA12渐渐不再发出咳嗽声与干呕声,反应逐渐平静下来。

MP7:你没事了吗?

AA12:嗯嗯……多谢……帮大忙了……

MP7:……你真是吓死我了。我去叫G36帮忙看看你怎么回事好了。(嘟囔)真是的,明明被打比较多的那个是我啊……

AA12:……不用,这不关你的事。

MP7:怎么会不关我的事啊!你刚刚都……(使劲儿比划)那样了啊!

AA12:我只是……觉得刚刚跟指挥官那么正经说话的自己……有点恶心。

MP7:(正经说话比较恶心?虽然听不太懂,不过……)……是我不对。当时你警告过我的。

AA12:我也有错……大概指挥官他说的是有道理的。还有,我欠你一根糖……以后我会还你的。

MP7:别放在心上,反正我吃的酸硬糖肯定不合口味吧。

AA12:其实……不讨厌。

MP7愣了一下,笑了出来。

MP7:结果我们俩个喜欢离群索居的家伙在这方面也是能有共通点吗?这样也不错。

MP7:原来照顾别人这么麻烦啊,稍微感受到一些饲养员的苦心了。

MP7:但是……感觉还不赖,成为照顾别人的饲养员。

……

站在远处球场边上,观察到这一切的我,多少还是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指挥官:嗯……那两人居然能够成为朋友吗?真是大出我意料之外。

指挥官:要是被MP7知道,那个战斗贡献排行把她挤下去成为第二的元凶就坐在她旁边,不晓得会做何感想。

指挥官:……这世界上果然还是有很多事情不要知道,会更有益精神卫生一点啊。


FAL-FAL的夏天

还在这种时候提起57那就太伤人了,现在,告诉我你对“红色”的看法吧?……嗯?还想发表其他看法吗?

哼哼,这把水枪可是“和平”的象征,还换来了指挥官的“拥抱”!姑且把这标签收藏好吧⋯⋯也算是这个夏日的宝物了。

……终于到了海边,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多可怕的事情。

阳光、沙滩,还有泛着光的海面,一切看起来都是这么祥和。

除了……

FAL:啊哈哈哈哈哈——

本以为可以稍微松一口气,没想到身边的FAL突然爆发大笑声,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指挥官:怎、怎么了FAL?

FAL:指挥官大人不觉得很开心吗?

指挥官:唔,开心是很开心啦……不过没想到都已经来度假了,还要做一些令人头疼的选择。

FAL:做人嘛,就是要时刻面对选择的喽。

指挥官:出现了!FAL竟然会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

FAL:您偶尔也该放下一些架子,谦虚听听别的人形的建议。

指挥官:唯独不想被你这么说啊……

FAL:这可是难得的假日哦♪指挥官大人就不要这么严肃啦——

指挥官:说起来我今天一直有这种感觉,FAL你是不是看起来比平时兴致更高?(不如说是状态有点像喝多了的莫辛纳甘……)

FAL:那是当然啦,嘻嘻!

指挥官:(从没见过FAL笑成这个样子……)

FAL:终于有一次行动是她没有跟来的了,终于有一次行动是我可以自己想干嘛就干嘛的了。这才是真正的假期啊指挥官大人!

仿佛被天大的好事砸到一样,FAL坐在游泳圈里笑得花枝乱颤,扑出的水花溅了我一脸……

不过看到她这个样子,我倒也一丁点儿气都生不出来,只好帮她扶住游泳圈,省得这孩子幅度过大把自己跌进海里。

指挥官: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FAL看起来这么开心,说明【来海边】是我做出的正确选择。

FAL:嘻嘻,值得表扬哦指挥官大人——

正和FAL有一搭没一搭聊天的时候,G36微笑着送了冰品过来。

我把冰品接过来,转头发现FAL正好奇地盯着我手中这杯散发着奇怪光芒的的冰饮。

指挥官:喏,尝尝看?

FAL:好……

FAL:诶,好冰!

指挥官:所以才叫【冰饮】嘛。阳光沙滩比基——啊不,冰淇淋,就是所谓的假期标配哦。

FAL小心翼翼地尝了一口,然后……

FAL:啊啊啊啊啊指挥官这个这个这个!

指挥官:是吧!好吃的!

FAL:是【盲点】!

指挥官:是吧!……诶等等?什么?

FAL:这是我味觉上的盲点哦。所以,我要为它取名为【盲点】!怎么样指挥官大人,是不是一下子变得超有品味了!

指挥官:(……完全没有哦。)

FAL:没想到G36居然这么会做甜点耶,现在G36小姐在我心中的地位已经超过春田小姐了!回到格里芬之后我要跟她搞好关系……(小声)嗯,回去之后要把G36藏好,绝不能让【盲点】被57发现。

指挥官:(总觉得刚刚好像听到了谁的人名,是我的错觉吗。)话说回来,平时咖啡厅里确实不怎么供应冰品来着。不过……原来是盲点么……

FAL:指挥官大人,您以前来过海边么?

指挥官:诶?突然这样问的话,大概是去过吧……

FAL:我啊,是第一次看海呢。

FAL的表情突然缓和下来很多,甚至……有些温柔。

FAL:虽然我知道还有很多人形也没有来过海边,包括我小队里的……唔。不过,这一切,对我来说,仍然都太新鲜了……和新的作战不同,这一切……我没有这些经验……

第一次看到FAL展露出自己【无助】的情绪,我突然有点不知所措。

FAL:但今天呢,我看到了海,还吃到了【盲点】,这一切真是太好了。能经历这些有趣的事情,然后让它们不再是我经历中的【盲点】,这一切真是太好了。能够认识这一切,对我来说,真是非常幸福的事情呀。

指挥官:只是看到海,就已经感到幸福了吗?

FAL:人形出厂之后就会被设定这样那样的目的,去完成这样那样的任务。但今天,我可以毫无目的性地,在这里消磨完一个完整的夏日,——而且57不在!——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吗?

指挥官:(小声)原来那不是【无助】啊……而且刚才是不是又有什么名字闪过去了……

FAL:唔?指挥官您说了什么吗?

指挥官:啊,没事没事。今天倒是让我了解到,FAL是那种会去探索未知的人形呢。

FAL:毕竟我是精英嘛。

指挥官:……FAL,这个时候应该回答一些更感性的句子哦。

FAL:啊?这样吗?那指挥官我们再来一遍——

……事后回想起来,我确实为自己的疏忽感到羞愧万分。

在FAL和我插科打诨的时候,我们谁都没有意识到,平静的海面下竟然会突现那样的情况。

谁也没有想到,会有一只手……

FAL:哇啊啊啊啊——这是什么!!!

FAL余光瞥到身旁的情形时,惊得差点儿从游泳圈里跳出来——而我因为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所以吓得僵在水中——仿佛我毫不害怕一样。

FAL手边的海面,AN94不知什么时候冒出半个头,面无表情地缓缓将手伸向FAL。

指挥官:……

AN94:……

FAL:(大喊)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受惊的FAL条件反射地做出格挡姿态——并且不出意料地举起了枪。

同时,看到FAL举枪的AN94也不知道从哪里突然掏出一把枪。

两支枪的枪口互相对着,似乎下一秒就会同时扣动扳机一样。

指挥官:(糟糕……FAL今天带的只是水枪啊……)(而忤逆那两个人是绝对不可能带着玩具枪的吧!)

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不,应该说是,留给我的时间只有一瞬间而已啊。

而我只是个普通的人类指挥官,我又能做些什么阻止两个大概不可能会交流解决误会的重火力精英人形对枪呢。

于是——

FAL:指挥官大人哇唔咕噜咕噜咕噜……咳咳!

——我把FAL扑进了水里。

当FAL整个人都跌进水中之后,我隐约注意到,水下的AN94好像……迅速地摸了一下白貂菲儿,然后又迅速地游走了。

FAL:指挥官!您都干了什么啊!我的【盲点】差点进水了啦!还有刚刚那是什么!有有有只手——

指挥官:——是海怪!

FAL:……哈啊?

指挥官:很危险!所以刚刚扑倒了你十分抱歉!

FAL:不是,指挥官大人,如果是海怪的话,把我扑进水里岂不是更危险?而且我刚刚是不是有看到这海怪掏出枪了啊……

指挥官:——啊哈哈哈那也可能是我们都看错了!这里怎么会有海怪呢,大概只是被海水冲上来的一大团海草吧哈哈,哈哈……

FAL盯了我一会儿。

FAL:……算了,虽然有点可疑,但我姑且相信您不是要故意捉弄我吧。

指挥官:(过、过关了吗……)

FAL没有再管我,只是低头小心翼翼地品尝手中的冰饮。

正在这时,沙滩那边有几个人形正在喊我。于是,在跟FAL打了招呼之后我就过去了。

……

 

事后再回想起来这件事时,我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又因为疏忽观察,所以漏掉了什么事情。

不过,那大概是我永远不会得知的事情了吧。

……当时的海面上。

FAL躺在游泳圈上,边玩水边喝着饮料。扭头看了看白貂菲儿。

FAL:菲儿刚刚也有看到那杆枪吧?

FAL:白貂歪着头没有说话。

FAL:所以,不管怎样,是指挥官救了我呢……虽然这件事看起来是有点蠢,不过指挥官大人,刚刚那样还蛮帅的哦?嘻嘻,回去格里芬之后一定要跟57着重炫耀这件事♪她还从没被指挥官大人扑倒过呢,这下我可稳赢她了哇哈哈哈哈——

指挥官:是在为这种事感到开心吗……某些时候,还真是个坦率的家伙啊……FAL……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