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动画化原委,《工作细胞》制片人高桥祐马的访谈

  7月新番细胞拟人化动画《工作细胞》于2018年7月7日开播。在动画开播前夕,本文对动画的制片人高桥祐马,就动画化的原委,动画制作过程等方面进行了采访。

7ea324dfgy1ftnhuq8cybj20zk0k042i.jpg

■《工作细胞》动画化的原委

——《工作细胞》动画化了,听说高桥制片人您是在实际看过漫画后,产生了动画化的想法,才写了企划书,您是什么时候看漫画的,契机是什么?

高桥 我在2015年看了漫画,这是最初的邂逅。看到漫画的瞬间,我就觉得超有趣的,感觉「这个好厉害啊」。当时我就已经是动画的「宣传制片人」了,我也有在从事一些制作相关的工作,所以我首先立刻联系了讲谈社。

——看漫画,是指在书店看的漫画,这种形式吗?

高桥 是的。在看到名字的时候,我就觉得「这是一部非常有趣的作品」,就拿起漫画来看。作品给人非常可爱的印象,内容却是非常华丽的娱乐内容,这种意外性折服了我。

7ea324dfly4ftn8odvdm1j20xc0ir789.jpg

——动画化的企划书,是什么样的内容?

高桥 原作是漫画或小说的话,那么首先是要咨询出版社的。我那时根本没有任何后盾,比如「会请某某动画制作公司来制作」或是「在商业上我能给出这些承诺」。所以最初我写的企划书内容非常简单,「我觉得这个作品非常有趣。如果能出动画的话,会非常赞的!」,就像是青春期的情书一样。

——(笑)这就是在那个阶段的企划书啊。

高桥 「这样制作动画,这样展开,这样把项目做大,作为作品,会很有趣的吧」,内容就像是在描绘一个梦。

——这种做法, 在Aniplex很常见吗?

高桥 这种做法也有,但大家还是会做得更好一点的(笑)。比较多的是,现在已经有了「什么样的合作」,比如说,已经跟某个工作室合作,然后再去找出版社谈「可以让我们来做这个作品吗」。反过来,如果是已经得到了原作的授权,那就会去找工作室问「有一个这样的作品,要一起来做吗?」。

7ea324dfgy1ftnhv3bvxvj20zk0k041s.jpg

——这次的情况,则是您先联系了讲谈社啊。那么给讲谈社看了企划书后,对方有什么反应?

高桥 最早的企划书得到了很多圆滑的反应,比如「如果能出动画,会很有趣」。现在回想起来,算是比较善意的反应了(笑)。可是,之后情况就比较奇怪了。

——什么意思?

高桥 这次负责动画制作的是david production,我是通过一个偶然的机会,才得知它找讲谈社问「能不能让我们来制作」,然后讲谈社点头了。

——哦哦,那这就跟Aniplex没关系了?

高桥 是的。然后,情况是我们没有动画制作工作室,而david production没有制作伙伴。明白了这一点后,我们两家互相联系,确认了情况,就变成一起合作了,于是企划书就变成了「负责过《JOJO的奇妙冒险》系列的david production来制作」,其他商业部分也做了更新,后来得到了讲谈社的授权。david production和弊社,以前有过《妖狐×仆SS》的合作经历,那是一次非常好的合作经历,这也是缘分。然后,讲谈社从很多提案中,选择了我们,就变成了今天这样。这就是动画的起始点。

7ea324dfgy1ftnhvuppvij20zk0k0djg.jpg

——很厉害啊,这样一来,就是看运气啊。动画制作公司会是david production,原因果然还是因为动作戏吧。

高桥 当然,在视频制作方面,这一点是很重要的。

——官方网站上「制作」的描述发生了一些变化,是「Aniplex·讲谈社·david production」三家名字并列,并不是制作委员会的名义。

高桥 那包含了我心中的敬意,也是为了讨个好彩头。以前,我负责宣传的《物语》系列,同样描述的是「Aniplex·讲谈社·SHAFT」。制片人岩上敦宏(现在是Aniplex社长)表示这样写的目的是「写了名字的公司,会负起责任,全力以赴,带着觉悟,迎接挑战」,就故意没有用「某某制作委员会」的名义,而是直接写了公司名字。当时我就觉得好棒啊。这次,同样也是跟讲谈社的合作,就用了那样的表述。在组建上,是我们三家公司出资,组成了制作委员会,因为只有三家公司,所以是在互相比较近的距离,来推进项目的,非常有趣。

——原来如此,是这样的理由啊。实际上,企划OK后,有什么感想?

高桥 我还是第一次亲自咨询出版社,设立企划,出电视动画,所以果然还是非常开心的。得到授权后,过了三年多一点,动画总算是要开播了。

7ea324dfgy1ftnhwd00zhj20zk0k0wic.jpg

■动画化项目推进中,制片人的职责​

——作为制片人,不单是要设立企划,之后,还要负责很多工作。关于这部作品,制片人有多少决定权?

高桥 可能跟世人印象中的「制片人」有点不同,简单来说,算是「有一票投票权的人」。

——「一票」啊。

高桥 Aniplex作为管事公司,对作品的参与是非常多的,而出版社讲谈社,负责动画制作的david production公司,也各自拥有一票投票权。然后,随着项目的推进,慢慢有投票权的人也多了起来。一票算不上有什么决定权。

——多起来是指?

高桥 我来画个图说明一下。

7ea324dfly4ftn8op9f65j20xc0ir40z.jpg

最初制作委员会是讲谈社、Aniplex、david production三家公司。

7ea324dfly4ftn8ouj4szj20xc0irwfr.jpg

——三家名字并列。

高桥 这三家,首先来看看动画制作的创作人员。监督、系列构成、人设、还有其他的主创人员。其中,要推进动画制作,首先必须要决定监督。

7ea324dfly4ftn8p3oyjpj20xc0ir761.jpg

——是的呢。

高桥 监督是影片的责任人,举个例子,饮食店的老板是制作委员会,总厨师长是思考要出什么样的饭菜,这就是监督。方针构成是什么样的,每一道菜的内容是什么样的,这些都是监督负责的部分。就本作而言,我去找负责动画制作的david production商量,「有什么适合这部作品的监督人选吗?」,对方建议是在《JOJO的奇妙冒险》中负责过系列指导的铃木健一先生。然后我就去见了铃木先生本人谈了一下,讲谈社也表示「不错」,于是首先就决定监督是铃木先生了。

  这样动画项目中,就新加入了监督。接着就是「找谁出任系列构成?」,人选要由讲谈社、Aniplex、david production,还有铃木监督,4方面一起来决定。

——这就是有投票权的人增多了啊。除了监督之外,还有什么是您要决定的事情吗?

高桥 有是有,但为影片掌舵的是监督,所以大部分都是监督来决定的。同样「谁是人设」「其他制作人员选谁……」这些工作也要推进。当然,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要所有人合议决定,但「原作方」「制片方」「动画制作方」「监督」这4方会参加很多讨论。

  另一方面,制作人员决定后,就会以Aniplex为中心,展开商业活动。比如什么时候开播动画,播放时间表是什么,要出什么商品,还有其他全部商业事务。尤其是关于播放时间,是涉及整个项目的,所以要委员会3方来商量。

7ea324dfly4ftn8pd7p9vj20xc0irq54.jpg

​  与此同时,还要决定声优名单。比如说本作中,红血球、白血球,杀伤性T细胞……有很多角色,要通过试镜或是点名来决定声优。

7ea324dfly4ftn8pjvdxfj20xc0irjtl.jpg

——一个一个工作推进的啊。

高桥 这里面,制片人没什么伟大的,就是统筹整体和安排阶段工作,给出其中一个意见。说到底,影片的负责人是监督,所以监督是想怎样就怎样的,要想实现监督的想法,我会考虑要做些什么。人们常常认为,基本上,店铺的老板,是不会对饭菜太干预的。当然,前提是饭菜要好吃。

——并不是店铺老板独断专行,决定全部事宜啊。从外部来看,还是有些不太明白制作委员会,有种说法是「出钱最多的公司很伟大,所以它说了算」。但并不是这样的,而是整体作为一个项目来运作的。

高桥 根本不是的,就是一票投票权。我们又不能画分镜,又不能画原画,也不能配音。这些东西,我们都是相信职业人员,交托给他们,我们能做的就是问一下「这个项目很有趣,要不要一起做?」,还有一起抬神轿分担职责,一起实现目标。前提是要有神轿。绝不是说我们的立场很伟大。当然,项目推进的过程中,是要跟方方面面,反反复复商量的。

7ea324dfly4ftn8pw00z7j20xc0irwgp.jpg

——您之前当过「宣传」「宣传制片人」,那作为制片人,会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吗?

高桥 就像是「制作烟花的工作」和「把烟花放上天的工作」的区别。要打上天的烟花,要装填每一个火药,细微调整,日复一日地反复工作。制作作品也是类似的,设立企划,决定制作人员,每周开会讨论剧本……真的是「一点点」地推进,并不突然剧本就全部做好了,人设和音乐猛然就有了,而是一步一个脚印,本作是花费了三年多一点的时间,才诞生出来的。就宣传的立场而言,是等项目到了一定程度后,才会参与进去,而制片人是从要考虑烟花怎么放,人们才会看,怎么把人聚集到烟花会场,要怎么告诉人们这个烟花有多赞。同样是为「把烟花放上天」做准备,但涉及的工作还是非常不同的。

——原来如此,听上去的确是跟烟花的例子非常相似。用这个例子来说,马上要就放烟花了,现在的心情是怎样的?

高桥 我在做宣传的时候,是100%「兴奋」。得到烟花的托管,告诉大家「这是个非常棒的的东西哦」,要聚集起多少人来看呢,就像是一场瞬间爆发力的比赛。而这次,我参与了很长时间,看了很多制作现场,也对很多选择做了投票,所以兴奋算是七成,剩余三成是责任感……不,或许是五五开吧(笑)。

——(笑)。

高桥 我坚信,制作人员会制作一个非常出色的动画,所以我并不担心动画的品质。但业界有一句格言「火了是监督的功劳,不火是制片人的黑锅」,对于参与动画的人,我还是希望动画能火,来回报他们,所以责任感和压力是两者在肩。为此,我希望有多多的人来看动画,享受动画。我是既兴奋,又忐忑。

7ea324dfly4ftn8qaifotj20xc0ir41q.jpg

——原来如此。顺带一问,这次您不负责宣传吗?

高桥 弊社有佐喜真出任宣传制片人,她来主持宣传工作。不过,我自己宣传经验比较丰富,所以我还会常常给她出谋划策。其中诞生的一条策略就是,一般比较常见在电影院举办第1集的先行上映活动。但本作是体内细胞拟人化作品,所以我们推出的活动是献血室献血后,就能看第1集。

——比如在现实中找《偶像大师》中的角色在委托工作的《真实765PRO》、还有《向阳素描电视购物》等等,您在过去负责过好几个天马行空的企划项目,这次也会有很惊人的东西。有什么「制片人才有的辛苦」是当宣发时所没有感受到的吗?

高桥 我想想……最大的感受是「有决定权的责任」吧。再说提出《工作细胞》动画化的人就我自己,选谁当动画制作人员和声优,播放展开怎么操作,我参与的程度没有「从1到10」,但也有「从1到6或7」。在动画制作过程中,我也参加了跨度一年的剧情会议,人设、美术、音乐、很多东西我都多多少少有参与。我也亲眼看到了制作人员有多么费尽苦心……我要再说一遍,观众看动画看得开心,动画大火,这样大家的付出才算是有了回报。所以我非常希望参与作品的人都能喜笑颜开。参与作品的深度不同,所看到的景色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区别。简单来说,就是希望大卖(笑)。不过,火不火有时也要看运气的,所以我会不言气馁,好好努力的。

7ea324dfly4ftn8qk7ep2j20xc0irjun.jpg

——听您所说,好像压力很大啊。顺带一问,动画制作到现在,感觉成品是什么样的?

高桥 非常有趣!把动画献给观众,让大家发自内心地觉得动画非常有趣,这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我自己也会更加努力的。

——感觉整体上项目的进展都很顺利,其中有什么小失败,或是艰难克服的困难吗?

高桥 啊,我想想……这个嘛……

7ea324dfly4ftn8r13mh1j20ir0xc780.jpg

——提问比较刁钻,抱歉。

高桥 不是,没关系的。要说的话……这可能是我自己的问题,宣传经费已经花得见底了……

——咦咦(笑)。

高桥 《工作细胞》在2017年6月的时候,公布了一个1分钟的PV。那时还没有宣布动画化的消息,那个PV是用来推广漫画单行本第5卷的发售的。但那时动画项目已经在推进了,所以PV是由这次的动画制作团队来制作的。

——是吗,那时已经开展动画制作了啊。

高桥 然后用了掉整体宣传经费的三分之一……

7ea324dfgy1ftnhwt2xruj20zk0k0q6u.jpg

——突然就用掉了这么多啊……

高桥 从那时起,动画化消息公布后的PV、制作促销商品,各种事情又花掉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一,是开播后举办国内活动的预算、还有进行中的各种事项也要按预算比例分配……不论是播放前,还是播放后,开足马力猛踏加速器的结果,就是现在已经没宣传经费了。

——制作委员会已经知道没宣传经费了吗?

高桥 知道一点点……

——这是惊人的大爆料啊(笑)

高桥 我天生就是干宣传的,比较容易花掉宣传经费……不过,我当了制片人后觉得,宣传经费是支出,从预算上来看,这是扣钱的。只要不用,利益就不会减。不过,如果不做宣传,也就没人知道动画了。非常难办。

7ea324dfgy1ftnhwzxuaaj20zk0k0gon.jpg

——会有「一般会在这个时间点用光费用」的情况吗?

高桥 一般,是在开播前用掉一半经费,还有在播放时期用掉另一半。

——如果害怕用光费用,而有所保留,观众在开播前了解作品的机会也会减少。那个最初的PV是从动画宣传经费里面出的,这让我很惊讶。

高桥 通过制作PV,我们心中也产生了共识。也有一些收获,受益匪浅。我听到了很多声音,说是通过那个视频了解到了作品,所以做那个PV还是很值的。抛开钱不说(笑)。

■作为制片人,要如何展开项目

——最近多了不少网络播放渠道,本作的播放信息中,排列了很多服务商的名字。高桥先生开始做宣传的时候,几乎都没什么网络播放,您对这个变化有什么看法?

高桥 我个人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我问了一下最近新进公司的社员,不少人表示「自己不怎么看电视」,或是「自己是通过手机来看动画的」。我也会让动画在电视上播放,最初我就是一个在电视看动画的人,但也有一些人「家里根本就没电视」。

7ea324dfly4ftn8real03j20xc0ir41q.jpg

——啊啊,原来如此……

高桥 增加了看动画的平台,这非常好。作为出品方,可以选择一家独占播放动画,或是几家同时播放动画,但考虑到把《工作细胞》尽可能多地推送给观众,我会选择后者。看动画的时候,观众接触到的视频网站,一般是一个,多的话也是两三个。自己注册的视频网站上,如果有动画,就看,没有就不看。所以,关于网络播放渠道要做到「全方位」,每个视频网站都是有人注册的,所以我们想多覆盖一些。

——的确,观众不会注册全部的视频网站……

高桥 关于电视播放,会以TOKYO MX、BS11为主,把栃木、群马、北海道、爱知、大阪、福冈、所谓的「东名阪札福」连成一片。最近还有少数电视台播放的模式。比如用东京·大阪·BS,或是更少,就用东京和BS。

——在大阪没有地上波频道播放的动画,变多了啊。

高桥 播放区域越广,越花钱。所以在平衡性的选择上,每个动画都会有所不同。《工作细胞》是想争取做到有人刚好打开电视就看到在播放动画,或是「我家也能看」的效果。把视频网站的名字罗列出来,也是出于这个打算。

7ea324dfgy1ftnhx7b2knj20zk0k00vz.jpg

——海外推广是什么情况?

高桥 对于海外,这个作品考虑的是「全方位外交」。

——「全方位外交」,词不错啊。

高桥 国内也是全方位,但在海外我们想尽量扩展。在海外,也有在世界级的视频网站上发布动画的选择。但这次,我们选择了在每个区域,找合作公司,做本地化的形式。北美和英语圈、欧洲、亚洲圈、中国等等。每个区域都会用不同的形式来播放动画。

——说起项目展开,前些天公布的第2弹PV中,还包含有三部外传作品几乎要同时发售的消息。这种事宜也是由制作委员会来决定的吗?还是说,是讲谈社来决定的?

高桥 这是讲谈社决定的。所以在出版社内部联手,这样出相关书籍,是一件很厉害的事情。我们也会在例行会议上听到「讲谈社会展开这种事宜」的报告,令人不禁惊呼「真的吗,讲谈社好牛!」

7ea324dfgy1ftnhxc1iuwj20zk0k0qkc.jpg

——(笑)说起来,这个第2弹PV是6月18日公布的,发布时间是为了配合什么吗?

高桥 在动画开播三周前,正好能出配信信息的时间点,所以想一起公布。通过PV可以了解不少画面和音乐的信息,但公布动画相关的信息,一般是要什么契机的。比较好懂的是,动画杂志的发售日是每个月的10日,所以在杂志上登载了新信息后,就在那个时间点放出情报,或是配合漫画的新刊,试写会活动的举办等等。

——试写会活动上公布PV,等活动结束,又在网上公布PV……

高桥 是的是的。本作动画化消息的公布,就是连载原作漫画的月刊少年天狼星的发售日。就是「找个节点来公布消息」。

7ea324dfgy1ftnhydhg1wj20zk0k042u.jpg

——那么最后……老实说,您觉得动画会有多火?

高桥 我觉得是「绝对大卖」。

——哦哦!

高桥 当然,这后面还有下文,请不要断章取义(笑)。我当执行制片人的经验还比较浅,但在并不丰富的经验中,我自己的感悟是,一路见证了动画制作过程,做出很多决定的制片人,要信任作品,这是对制作人员和参与人员的真诚态度之一。所以,我不是翘尾巴「绝对大红大紫」,而是我觉得动画是100%的有趣,所以是「必须认为是100%会火」。这有点禅学问答的意思了。如果断章取义,就会变成「那家伙又在胡说八道了」(笑)。

7ea324dfly4ftn8ro602pj20xc0ir0vw.jpg

——(笑),可是,必须要有这样的心态。

高桥 再说,为什么我想动画化,就是因为我看了漫画后,觉得非常有趣。那时的心情,在动画化之后,也不会变。

——原来如此。

高桥 然后我个人的心愿,是通过这部作品,让世间至少能变得比现在要更加健康一点。题材是身边最近,又是最不清楚的「自己的事情」,所以希望通过动画,让更多的人知道,自己的身体是非常厉害的。不单是身体,如果连心灵也能健康起来,那就最好不过了。

——原来如此……动画的开播非常令人期待。今天多谢您接受采访。

7ea324dfgy1ftnhyw8zaoj20zk0k0wid.jpg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