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称为恶魔的少女

序章 赢得恶魔赌注的少女

作者:裁决者•希望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看起来已经腐朽不堪的车轱辘吃力地转动,燃烧着自己最后的生命,搭载着马车上数十名难民,在这因骤雨而变得泥泞不堪的道路上缓慢行驶。

所有人都面色饥黄,骨瘦如柴,脸上没有一丝生气。

他们村庄被军队焚毁,好不容易捡了一条命的赛克兰人民。

确切地说是原赛克兰村民,因为他们的国家已经从地图上消失,化作了教国领土的一部分,赛克兰军与皇室也被教国那由狂信徒组成的大军吞噬了。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战争的结束。

相反,战争才刚刚开始。

在幸存下来的第二皇子,塞特·赛克兰的号召下,许多‘爱国人士’奋起反抗,组建了赛克兰复国军,欲要恢复荣耀的赛克兰王国。

但无论其理由多么冠冕堂皇,苦的永远是夹在战争之间的民众。 许多村庄都化为战场,房屋被烧毁,家畜被屠杀,田地被践踏,妇女被**。而且讽刺的是,干出这些事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复国军里的‘爱国人士’。

原本就称不上繁华的西部,在战争车轮的滚动下,完完全全沦为了地狱,几乎没人愿意在这个地方久留,所有人都争先恐后地离开这个鬼地方,这群马车上的难民便是如此。

天空黯淡,雨滴如泪般落下,打在他们的身上,随之而来的寒风令这群衣裳单薄的可怜人止不住地颤抖。

除去一个男人和一名少女。

这男人是中途加进来的,他同样穿着一身破布衣,其壮健的身体也是因此若隐若现。短短的头发,刚毅的面庞,还有那被利器所刺瞎的左眼,无不说明他是一名逃兵。

这并不少见,在这个年代要想保住自己的命,还是远离战场的好。

至于那名缩在角落,裹着一块破烂麻布,双眼无神的瘦弱少女,明显是要死了,倒不如说,她能活到现在简直是一个奇迹。

村子还在的时候,她就是一个累赘。

过于瘦弱的她没有力气干活,而碰到连年天灾,粮食紧缺的现在,她所能得到的食物就更是稀少,到了连维持她生命的程度都做不到。

她曾经因为实在是饿得受不了,跑遍附近的山野,掀开石头,翻开草堆,从其中抓虫子来充饥。

后来,村庄被复国军‘征用’,他们一村人死的死,残的残,只剩这些家伙侥幸逃了出来,而少女也是村长看她实在是可怜,不忍心将她丢在路边等死,才将其带了出来。

不过,她已经三天没东西吃了,估计是活不到目的地了吧。

“唉......”

与其让她感受那极致的饥饿后去死,当初还不如将她留在那马路边上,兴许这个顽强的小家伙还能生存下去。

看向蜷缩在角落的少女,如此想到的村长深深地叹了口气,心中难免产生悲痛与同情。

但不只是她,其他人也一样没什么吃的了,村长自己也有三张嘴巴要喂,逃出来时带的那点东西根本不够。所以村长根本就无法给她分享任何,哪怕一丁点的食物。

阴雨连绵,天色渐晚,狼群的嚎叫于山的四面响起,枯木头上的乌鸦为这马车所发出的声音惊动,一哄而散。

“今晚不停下来休息吗?”

村长疑惑地看向前方带路的车夫,他是专门负责偷渡难民的人,村民花了好多钱才让他答应将他们偷渡到东边去。

尽管在东边,教国本来的领土内有着异端审问官这些宛如恶魔的家伙,但也总比生活在战场这里要好。

“不,这片区域是盗贼团伙的活动范围,虽然他们一般不会挑你们这群穷鬼下手,但最近军队巡逻频繁,他们也不好过,所以很可能会‘饥不择食’。

嘛,别担心,既然收了你们的钱,那我必定会想办法保证你们安全地到达目的地的。”

“啊哈......那就拜托了。”

夜幕降临,雨仍然在不断地从空中落下,让这山路变得更加泥泞,有的地方甚至凹下去一个大坑,若不是车夫及时发现,这辆破烂的马车恐怕已经散成碎片了。

“呐呐,你经历过很多事情吧?”

村长最小的小儿子戳了戳那不知从何而来的男人,满脸天真地问道。

“巴克!你在干什么!?”村长见状,急忙拉住自己的儿子,随后向男人赔礼道歉,“非常抱歉,小儿不懂事,打扰您休息了。”

“......不,没什么,小孩子的好奇心而已,可以理解。”

停顿片刻后,男人从那破烂的衣裳中掏出一支皱巴巴的烟卷,叼在嘴上,随后又拿出一根火柴,费了好大的劲将烟点燃。

“不过,要和你讲些我听过的故事也不是不可以。”

听闻男子的话语,男孩眼前一亮,立即挣脱自己父亲那瘦弱的双手,在马车上挪动自己的身子,摆出最舒服的姿势,准备听故事。

其他人也都竖起耳朵,想要听听,这外人究竟能说出些什么有趣的故事,来缓解一下这几天以来的无聊。

“那是我从一个魔法师那听来的,关于恶魔的一些事。”

听到恶魔,许多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赶忙捂住自己耳朵,不想再听这会带来不详的故事。村长也立即堵住了自己儿子的耳朵,任由他挣扎都不放手。

不过倒也有少数不信教的人,还是继续听着男子讲的故事。

男子无视了他们,继续说道:

“恶魔这种东西,其实并不像教会所宣传那样,来自地狱之类的地方。他们在本质上与神无异,都是些拥有超乎人类想象,但又会被某种规则给束缚的生物。

他们会为人们心中某种强烈的渴望,欲望,或者本能所吸引,才出现在人们面前。通常灾厄,瘟疫与战争都会让许多人的思想走向极端,并因此将恶魔吸引过来,这也是人们会出现‘恶魔是引起灾厄,瘟疫与战争的罪魁祸首’这种错觉的原因。

根据那家伙的说法,恶魔会与他们所见面的人玩一个游戏,不同的恶魔游戏也各不相同。

从最简单的投掷硬币到最困难的与恶魔战斗,方式应有尽有。但赌注几乎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输家的灵魂会被赢家夺去。

通常情况下,人是赢不了恶魔的,但据说每个恶魔都有那么一个迟早会遇到天敌,那时便是那只恶魔的末日。

然而赢得赌注的人绝非是幸运的,他今后一生都要......”

马车突然停下。

黑暗瞬间被驱散,整个山谷顿时宛如白天般明亮,这辆可怜的小破马车自然也在这冲天的火光之中暴露无遗。

两排手持火把与剑刃的士兵分别立于两侧,他们个个面目狰狞,通红的双眼充满杀意,直视着位于道路中间的马车,武器紧握于手,好像随时要冲杀下来一般。

见到如此大场面,村民们顿时吓得面色苍白,而那车夫一时间也是不知所措,看起来他之前也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

正前方,一队胸前别有毒蛇纹章,装备精良的骑兵,高举复国军那金色的狮神人面大旗,向着这边慢慢靠近。

这下,车夫倒是稍稍松了口气,自己赶紧迎上前去。

毕竟对方没有二话不说就杀过来,那就说明现在仍有活命的可能性。

“为了塞特殿下,请问小人有什么事可以效劳的吗?”

领头的骑兵军官摘下头盔,其下方是一张年轻英俊的面庞,那高挑修长的眉毛,略微上勾的眼角,还有那比起平民要好上数倍的皮肤。 若是在以前,车夫会认为他可能是哪位贵族的儿子,借助上战场来赢取军功。

但放在现在,这家伙绝对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家伙,否则是不可能在复国军那个以实才为上的地方成为军官的。

“我是‘毒蛇’骑兵队队长,希尔特上校,我们在寻找一位身体强健,左眼为利器所伤的男子,请问你是否有头绪?”

希尔特此言一出,那马车中的村民皆看向那中途进来的男子,却发现那男子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

“很可惜,小的并没有见过有如此显眼特征之人。”

外面,车夫也否认了这男子的存在。

希尔特眉头微微一皱,一挥手,下令护卫上前搜索。

经过仔细端详后,护卫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发现目标人物。

村民们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回想起刚才那男子所说之事,再加上他的离奇消失,众人脸上血色全无,甚至有几位心里承受能力差者,直接昏死过去。

“请问大人,小的可以离去了吗?”

“啊啊,当然,去死吧。”

一把剑没有任何征兆地刺入了车夫心脏,并向旁边一划,将他身体斩成两段。

“弃国叛逃者,一个不留!”

“waaaaaah!!!!!!!”

山坡两侧发出震天怒吼,士兵入潮水般奔涌而下,马车中的村民们也如鸟兽作散,四处奔逃。

但数日不食的村民又怎能逃过这些训练有素的士兵?

一时间,火光冲天,血液飞溅,哭泣喊叫声,求饶声与悲鸣声在这小小的山谷中回荡。

马车中,那即将死去的少女直勾勾地盯着外面那宛如地狱般的场景,一直照顾着自己的村长一家正被人追杀,那可怜的小儿子给士兵用长枪刺穿胸膛,随后在一记上挑中被分尸。

嗒。

什么东西插在这破烂马车上的声音。

火焰燃烧了起来,在这由朽木组成的马车上窜来窜去,热量很快就传递进来。

但少女根本无力逃跑,数日的饥饿已经完全带走了她的体力。

“真是可悲啊。”

那左眼有伤口的男子又不知从何出现,他那高大的身躯挡住了外界的光景。

可是外面的人却好像没有注意到他一般,继续进行着疯狂的屠杀。

“妳的生命将在两分钟后逝去,所以,要赌上自己的灵魂,来与我玩场游戏吗?”

“......”

少女那干巴巴的双眼扫过男子全身,却失望地发现没有吃的。

“......算了,妳也没有权利拒绝,就让我们来玩一场最简单的抛硬币吧。”

说着,男子如变戏法一般变出了一枚金色的,散发着某种奇怪光芒,令人不自觉地看过去的硬币。

“......吃的?”少女轻语。

她似乎产生了某种幻觉,将那金色硬币看成某种食物。也不知这是过度饥饿的原因,还是那硬币上所散发的诡异光芒所致。

“那么就我正面,妳背面......妳那目光是怎么回事?”

不知从何而来的力气,少女猛地扑向男子,虽然没有将他扑倒,但少女这出乎预料的反击,却是让硬币从他手中滑落,滚到马车上。

就在它即将翻到正面之时,少女的手伸了过去,想要抓住它,却只能微微触及那金色硬币。

“不!快住手!!!!!!”

男子也猛地扑了过去,可是硬币早已完全落地。

背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子如烟火般消逝,而少女则是夺过硬币,将它吞入腹中。

不知名的恶魔,在收割了无数人的灵魂之后,最终却是栽在了这即将死亡,同样没有名字的少女手中。c43c6184-f989-4776-b0e0-50c8094ec847.jpg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