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妈妈竟成为同班同学 序

62bc279a-4f6c-4bbb-828c-85892fdbc570.jpg

亲爱的读者姥爷们,身为小作者的我再次七百二十度空中旋转下跪,消失的这些时日并不是大保健被抓了,也不是穿着女装去会所招待了啊啊啊啊,你们不要再随意以讹传讹了!٩(๑>₃<)۶

我只不过是被温(ke)柔(pa)的后妈关在地下室反省了,现在偷偷溜出来写下这个完结感言,对此真的很抱歉,感谢一路支持的你们,好了,就再此别过了,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写小说了。

——————

坐在电脑桌前的我码下了这段文字后,犹豫了好久,最终还是点击上传了,同时将小说的状态改成完结。

我,郝淮,一名17岁的普通高校高生,成绩一般般,长相一般般,更别提那些别人家孩子才会有的特长,唯一的爱好就是喜欢看小说,不管是文学名著,还是路边小摊怪蜀黍卖的地摊文学《少X白X》,均有涉猎。

于是乎,在某一天,我在国内一家轻小说网站上传了自己的第一篇轻小说《咸鱼男主的养成方法》

嗯哼,这小说正如同其名,成绩稳如咸鱼,收藏点击惨不忍睹,不过这本身就是我自娱自乐的小说,倒是写的不亦乐乎,更何况陆陆续续有可爱的读者姥爷们支持。

本以为事情会朝着良性发展,可最终还是被我那后妈发现了,那就直接变成BAD END,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因为她不允许我有任何多余的爱好。

我能做的,就是成为她听话的儿(chong)子(wu),换一句如今网上流行的ACG语,那就是我的后妈是个不折不扣的病娇。

我有个赌鬼老爹,小时候经常赌博,最惨的一次输的连母亲在他生日那天送的CK内裤都被抵押在那里,直接裸奔回家。

母亲对老爹终于绝望了,签下了离婚协议,一个人悄悄离开了这个城市,但是我从来没有怨恨过她,因为我老爹这德行啊,怎么可能会有女人缘!

不过世事难料,也许月老年纪大了,老眼昏花,开始喜欢乱牵姻缘了。

因为一个月后,我那嗜赌成性的老爹有一天兴奋的跑进家里,手里拿着红色的小本本高喊:“阿淮,你老爹我又结婚了,这次我带你去沙县大酒店吃一顿好的。”

正在帮土豪同学代写暑假作业赚外快的我一阵激动,什么!吃沙县!不对!结婚了???

我当时怀疑自己是不是耳背听错了,毕竟我这赌鬼老爹怎么可能在找到老婆,哆哆嗦嗦的问道:“老爹,你这是赢钱喝多了吗?”

老爹胡子一瞪,白了我一眼,“你爹我手气怎么可能赢钱,这次我给你新找了个后妈,因为我听说孩子从小缺少母爱对成长不好。”

你少给我开玩笑啊!混蛋,你要是担心我成长,就不会去赌博了,明明是为了多找一份廉价劳动力去帮助你偿还赌债!

不过最关键的是,我可能马上将拥有一个丑陋恶毒的肥猪流后妈了!!!

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只有那些在菜市场杀猪的大妈才可能看上我老爹了。

也许接下来,我就要过上街头卖艺的日子了,更有可能在寒冷的情人节去酒店前卖杜蕾斯了,嗯,成为卖套套的小男孩。

第二天,我就见到了传说中的后妈。

漆黑如墨的披肩长发,白皙如羊脂的皮肤,明亮的大眼睛,薄薄的樱色嘴唇,穿着简单却不失大方,如同画卷里走出的美女一般的她,始终保持着温婉的笑容,如同冬日里的一抹阳光,给人无限温暖。

哇啊啊啊啊!

眼前这个知性的绝世大美女怎么可能是我的后妈!

更关键的是她只比我大十岁。

我怀疑她是不是高度近视,否则可能怎么看上我老爹。

不过她却说,她喜欢大叔类型,而我老爹符合她的标准。

切,鬼才信你的谎话。

不知为什么,那天我始终觉得后背凉飕飕的,仿佛被猎食者盯住的那种感觉。

事实证明,男人的第六感有时候出其的准确,因为我的后妈,就是一个被无数谎言笼罩的病娇女人。

而她的真面目,只有我知道。

“郝淮,这是你的母亲么,好漂亮啊啊啊,简直跟女艺人一般,不对,比那些女艺人还要漂亮,更真实!”

“郝淮,明天我请你吃饭吧,你妈妈也会跟着你过来的吧”

这是她成为我后妈以来我听到最多的话,耳朵都要听出老茧了,每次听到这句话,我都会无奈的耸耸肩,不予回答。

的确,平日里的她的确是完美到无法挑出任何毛病的女人,她本应该嫁给那些富豪,亦或者优质的潜力股,根本不可能会和我们这种家庭产生交际,更何况是成为一个嗜赌成性,唯一缺点就是没有优点男人的妻子。

做美味的饭菜,洗衣服晒被子做家务,还有每天起早接送我上下学,所有成婚后妻子的优点都在她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周围邻居们无不是羡慕我老爹,不知道挥霍了几千年的运气,踩了多少动物的屎,才找到了一个如此贤惠美丽的妻子。

然而我那愚蠢的老爹却不知吃错了什么药,变本加厉,仿佛只有赌博才是他的真爱,天天夜不归宿,有一天竟然直接消失了,再也看不到他。

于是这个家只剩下我和她了。

起初,我还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因为少了老爹,生活反而越来越好,然而我始终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对劲,直到后来,我发现真相。

刚上高一的时候,被逼无奈的我加入了一个社团,认识了一个叫小静的女孩,小静并不是很漂亮,可是却很耐看,喜欢安静的坐在在角落看书,正如其名,由于有相同的爱好,我们聊得很投机,很快就成为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有一天,我便邀请她来我家一起学习。

后妈也热情的招待了她,做了丰富的晚餐,准备了小礼物,而小静也吃惊于我有一个如此优秀的后妈。

可是后来,小静突然和我疏远了,每次看到我都会低下脑袋快速走过。

渐渐的,同班的同学也开始和我疏远了,仿佛我和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那时候,家成为了我唯一的避难所。

“小淮,我去超市买点东西,想吃点什么么。”正欲离开的她打开房门,坐在我床边,温柔的看向我道。

当时的我正躺在床上发呆,也记不清说了什么,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家。

周末休息的时光总是无聊到令人发指,翻看着手机短信,没有任何人邀请自己,我甚至将短信提示音设置最大音量,生怕错过,可是等来的却总是10086的短信。

就在翻身的时候,一个硬币从口袋里滑出,掉到了床底下。

虽然只是一块钱,可是由于赌鬼老爹的惨痛结训,从小我就爱财如命,毕竟以前代写暑假作业也才10块钱啊啊!

我在漆黑的床底下摸索了好一会,总算摸到了那掉落的一块钱,在手臂抽出来的时候,还顺带捎出了一个纸团。

这是什么?

我捡起那个有点类似信纸的粉色纸团,在我的印象里,家里没有人用过这样的纸。

走到书桌旁,小心翼翼的摊开这张纸,努力揉平纸张。

首先映入我眼睛的是那血红的大叉叉,充斥整张信纸,其次,信纸上写着一行行端庄秀气的字体,而这个字体我再熟悉不过了,是小静的字!

我读完信纸的内容后,看向窗外,目光变得呆滞起来。

这竟然是小静写给我的情书!

这可是我的人生第一封情书啊啊啊啊!!!

究竟是哪个混蛋把它揉成废纸丢在我的床底下!

就在我懊悔不已的时候,一小撮发丝划过了我的鼻尖,带着醉人的香气,耳畔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小淮,你在看什么呢?”

“啊啊啊啊,没什么。”我丝毫没有注意到她什么时候已经进到房间里,慌张的想要收起那封情书,却被她一把抢过。

“哦,原来是这封情书啊,我还以为又有哪个小女生看中我家小淮了。”她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笑道。

听到这句话后,我一脸震惊的看向她。

“妈,你早知道这件事情了么。”

“嗯,因为你只能是属于妈妈的,任何人也别想从我身边夺走你。”她说完这句话后,紧紧抱住了我,同时能感受到她那胸口的一团柔软以及危险而又迷人的体香。

“撕啦”

“撕拉”

正当我险些沉浸其中之时,突然听见背后传来纸张撕裂的声音以及她的喃喃声。

“看来有些事情,做的还是不够完美。”

我突然想起来,上次小静来我家里的时候,我从厕所回来的那一瞬间,看到她围裙底下的那一抹寒光。

那时候,我曾怀疑自己看错了。

现在想起来,自己应该没看错,那的的确确是一把菜刀。

……

就在前几天,她发现我写小说,尤其还有个书友群的时候,便将我关在地下室好几天,生怕我和那些书友有神展开。

“吱”

房门被推开了,打断了我的思绪。

只见她端着一个盘子进来,盛着一杯热乎乎的茶。

“累了么,喝杯茶暖暖身子吧。”她走到我身后,扫了眼电脑屏幕道。

“嗯,谢谢。”我回应的同时端起茶杯,正好自己也有点口渴了,闻着那沁人的茶香,刚想吹口气凉凉,她却早已探过脑袋,替我吹了一口气。

看着她那完美无瑕的侧脸,我再次陷入了沉思。

因为我知道,发生在身边奇奇怪怪的事情可能都和她有关,包括被同学孤立,可由于自己已经习惯了,无所谓了,最起码她现在是自己唯一能依靠的“亲人”。

我和她已经被紧密的绑在一起了,无法分开了。

“应该已经不烫了,可以喝了。”她温柔的对我笑道,正如同我说的,她对我的关爱已经细致入微,甚至到了病态的地步。

我喝了一口,微烫的茶水划过舌尖。

“好香。”

“喜欢么?”

“嗯”

“迷人的香味总是危险的。“

“啥?”

“这杯茶里我下了药。”

我瞪大眼睛,先是看了看这杯茶,然后看了看她那美丽端庄的脸!脑回路完全转不过来了,这究竟是什么神发展!

我特么是被自己的后妈下毒了么!

这时,她朝着我扑了过来,我重重的摔倒在了床上,双手被她那纤细的手按在底下,我试图挣扎,却发现她那纤细的手臂一下子爆发出来的力量令我无法挣脱。

仔细打量着她的脸,岁月丝毫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与当初第一次见面不同的是,第一次见面让人有初恋的味道,如沐春风,此时如同暗夜里绽放的罂粟花,危险而又让人深陷其中。

“在进来之前,我早就喝了这杯茶了,小淮,我可不会丢下你一个人哦。”她难得俏皮的笑了出来,我的心跳反而加速起来,也许这是毒药正在发挥作用了吧。

“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的眼神慢慢变得涣散起来。

“因为啊,我不想和你局限于现在的关系。”她松开了我一只手,用手撩了撩我散乱的头发,轻柔的抚摸过我的脸颊,同时眼神变得迷离起来,猛地吻住了我的嘴唇。

柔软湿润的嘴唇,带着动人的芬芳,两人技巧生涩却又吻了许久,许久,我才回过神来。

接吻,原来是这种感觉。

而她的脸颊也带着红晕,微微喘着气,本来支撑着的手臂也一下没力气了,瘫倒在我身上。

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可是我却丝毫没有害怕。

也许是早已对现在的生活绝望了,也许是她还在我身边吧。

这时,我感觉自己的手被她抓住,伸向一处柔软的地方。

我情不自禁的捏了一下。

好大,好软。

“下辈子,我希望能和小淮做同班同学。”我的耳畔响起了她那若有若无的声音。

喂,别开玩笑了!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